乔棘

⭐️小七⭐️土方岁三//胡歌//小栗旬//手帐爱好者//手写爱好者//不是迷妹是墙头//圈地自萌不亦乐乎

【薄樱鬼】最终章<尽>



原创同人文//                       最终章<尽>

                                     ——无人知此意,歌罢满帘风。

[The background]

        明治二年6月20日。

        新政府军箱馆战争总攻击开始,

        新选组队士岛田魁守备的弁天台场被新政府军包围,陷入孤立。

        土方岁三率领少数士兵突围相救。

        他一夫当关,力阻自七重滨大举进犯的新政府军于一本木关口,

        却不幸在乱战之中腹部中弹,落马而亡。

        同时他的死亡亦标志着新选组的灭亡。

        不久榎本武扬开城投降,虾夷共和国灭亡,然而土方岁三的遗体下落不明。

[胧ともいはて春立つ年の内]

[立春岁之始/盛陈海味食将尽/尔后又一年]

        是三月的末尾,微风暖熏熏地拂过。

        就好像是酒酿糯米在慢慢融化,淡淡的醉意一点一点晕染开来。

 

        穿着明丽和服的女子绾着精致的发髻,手牵着手急匆匆地奔向郊外,嬉闹的笑声在这般和煦的春日里飘扬着。

        穿着黑色衣衫的青年背着一个采药筐走进了街上的一间药铺。

        药铺的掌柜闻声抬头,露出了笑容:“啊,是内藤先生。”

        青年微微一点头,卸下了身上的药筐,从里面拿出了几份药包,递给了掌柜:“承蒙照顾,这是您需要的。”

        “啊,这真是谢谢了。内藤先生您的石田散药真的是很好啊。”

        内藤隼人嘴角上扬,笑道说:“啊,这是祖传的配方。”

        “原来如此。”掌柜猛地松开手中的毛笔拍了下脑袋,“差点忘了,内子说有些糕点要送给您,请稍等片刻,我马上去拿。”

 

        男子面容柔和,任微风拂乱了发丝,薄唇紧抿,似是不自觉地微微蹙起眉头。那双狭长的眼中含着的紫色瞳仁深邃内敛。他仰头望着一碧如洗的青天——总是这样的姿态——那是无人可接近的孤独——从来身边只有一个药筐陪着——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能从偶尔眼眸中闪过的悲哀猜测几分。

        掌柜走出来的时候看的的便是这样的内藤隼人。

        他无奈的轻声叹了一口气——无言的孤独将内藤宛若另一个世界之人。

        他还记得一年前初次出现在这的内藤隼人留的是短发穿的是洋服,而现在,不知是刻意还是无心打理,竟已将乌黑的长发束起,穿回了最普通的和服——然而掌柜却以为这才是真正的他。

        偏过头,内藤看到了掌柜无言站立着,便朝他微微一笑。

        这才像是坠回了尘世啊。掌柜将手中的糕点递给内藤后暗暗想道。

        内藤谢过以后便缓缓回了家。

        如果一切如最初,做一个平凡的卖药郎我便就是像这样的罢。

        他这样想道。

 

[手のひらを砚にやせん春の山]

[——墨砚随手边/忽忆往昔夜战时/春山犹如此]

        内藤坐在廊上,望着身前水潭中的鱼儿。

        忽然一抹粉色轻轻嵌入了水中,泛起微小了涟漪。

        随着红色的金鱼忽上忽下地浮沉着,隐约见着是樱花。

        啊,樱花是开了吧。

        内藤喃喃。忽然忆起了曾经的往事曾经的名字

        ——土方岁三

        ——要是大家都在。

 

        一年以前。

        睁开紧闭的双眼,土方岁三只觉眼前一片朦胧,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过了许久,才慢慢出现了些许光亮。

        “这是哪里?”土方微蹙双眉,狭长的凤眸中闪过一丝警惕,虽疑惑但仍保持冷静,那是千万生死中所得来的本能,那是与这残酷世道相互厮杀后形成的漠然。

        右手习惯性的摸向腰际的刀,触碰到的却只是冰凉的衣物。

        “嘶——”哪里想到,这又牵扯到了胸口的伤势。

        抿紧了薄唇,闭上双眼,土方岁三才仿佛忆起了发生过的事情。

        战乱。中弹。落马。

        身…亡?

        活了…下来…

        将手抚上自己的胸口,有淡淡的痛楚从骨髓中传导而出。这便是中枪的地方吧,那么,我又是怎样活下来的呢?

        抬起手,借着门外透过来的微弱的光亮,土方无言地注视着那双手。

        不知是因为病痛还是其他,那双手苍白几近透明,仿佛能看见其中泛青的经脉。手心,是一层薄薄的细茧,那是长年握刀的结果。

        “嘎吱。“门被移开的声音在极度寂静的环境中宛如惊雷。

        “啊,您醒了。”略显年老的声音传了进来。

        微微眯起不适应突然而来的强烈光线的双眼,土方看到推门而入的是一个提着医药箱的老者,面目慈祥。 

        “你是谁?”长年的残酷生存使得土方随时保持着警惕,哪怕是在自己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时候。虽没有佩刀在身旁,但他那凛冽的眼神远比任何武器更为锋利。

        松井医生望向土方那双深紫色的眼眸,微微点头,不愧是鬼之副长。

        “别担心,我是救助您的人。”松井医生放下手中的药箱,平静的开口。

        “不可能。”土方冷静地开口,“现在这个时候没有人会也没有人有这个能力把我从大军之中救下来。”

        松井淡淡一笑:“如果是鬼族的人呢?”

        闻言,土方却更是紧锁了眉头,不再说话。

        “我只是受人之托将您救活,而其他的事情便与我无关了。”松井搭上土方的脉搏,微笑着说道。

 

        待身体略好之后,土方便不再待在那间屋内。

        他常常坐在廊边,听风吹过风铃叮咛的声响。

        夕阳红的如火,就像是那日在宇都宫城放的那一把火,将天际的云都灼烧得绯红。

        “自从当年放下药箱,决定与近藤先生一起,建立新选组,到现在不知有几年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土方突然开口。

        “我也未曾想到过,曾经背着药箱到处行医的自己,有一天也会手握利刃斩杀他人。”

        “不知为何,突然怀念起了曾经在那个乡下试卫馆的生活。近藤先生会为了试卫馆担忧,总司专心于练剑,而我,背一个药箱采药卖药。”

        “我们是为了同一个理想而聚集起来的,我们一直在为了成为一个真正的武士而奋斗。”

        “我曾经一直期盼着,成为一个像关公一样的人。”

        “然而后来,身上背负的担子越来越重。不敢走错一步棋,因为我的决定会影响到整个新选组的存亡。”

        “我,这样努力到今天,到底是为了什么?”

        “新选组……已经灭亡了。是吗。”

        他的眼眸是一抹清冽纯净的紫,内里的漠然在时间的洗涤下慢慢掩去。古井无波的语调,无人知道他内心的想法。是哀愁还是心死。

        ——愿うことあるかも知らす火取虫       

        谁知生平愿/或见飞蛾自投火/心有戚戚焉

 

        春日的风,微微吹动着坐在廊边男子的发丝。

        头顶的风铃一直响个不停,清脆的声音不止。

        樱花啊,去看看吧。

        眼眸里倒映着的樱花飘落而下,土方岁三这样想。

 

 

[人の世のものとは见へぬ桜の花]

[人世皆攘攘/樱花默然转瞬逝/相对唯顷刻]

        春风被广堤,复值蛮花开。丹映阳辉,媚此都人来。仙云既空灵,修路清氛埃。客心忌曛云,欲与春徘徊。灯繁葩杳冥,霞漾波萦回。岂谓俄顷欢,翻令羁思哀。故宇多芳华,何必栖蓬莱。

        不知不觉,樱花刹那绽放,花白如雪,无端忙煞看花人。她数十株连绵成一片花海,荼白与粉色缱绻着。于是,被满眼的樱花覆盖,从这里看到的世界,简直像是换了颜色。

        穿着丁香色衣衫的男子就这样静静地站在树下,不言不语。

        沉默地望着眼前簌簌飘落的花瓣。

        任由她落在自己的发丝上,衣衫上,然后不出预料地缓缓滑落。

        这樱花,与以往的每一朵都一样美丽。

        只是,本该在一起看花的人都不在了。

        ——我年も花に咲れて尚古し             

        岁月常相似/花开依旧人不复/流年尽相催

 

        时代的发展总是需要一些灭亡的,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事实。

        然后只是不甘心,为什么会是我们。

        最后灭亡的是我们的心血…新选组。

        它是真的灭亡了吗?真的消失了,真的。就这样

        湮没于时光的洪流之中。

        空留我在这世上,看那纷繁的变与不变。

 

        现在,我可还剩下些什么……

        依稀记得那一年的冬夜,白雪纷纷美得宛若春日的樱花,那么不真实。

        仍然记得披上羽织的那一刻,一个个少年自信地笑容恣意飞扬。

        不想记得近藤局长陷于危难终断头身亡,不想记得总司穿着单衣咳出星星血迹染红了白巾,不想记得山崎在自己身前倒下的那一刻。

        不想记得的事情那么多,却记得那么清楚。

        曾经想着便觉心痛,然而到了今天,仿佛就像是一个旁观者,看历史的残酷。

        接受了这世间的种种苦难,早已不再流泪。

        只是,忽然开始怀念那段日子。

        暖人的午后,坐在桌前写几句俳句,却在不经意间被总司扯去。

        “大家大家,快来看副长写的啊。啧啧——”

        听他将自己所写的读出来,有些别扭地妄图夺回来。

        恼怒间,却感觉嘴里被塞进一个甜甜的团子,便看见是几个少年嬉笑的样子,还有千鹤乖巧坐着的姿态。

        板着脸,训斥着这些孩子。

        却在无人的时候,微微漾开一抹笑容。

 

        恍惚间,仿佛听到熟悉的一声。

        “副长……”

        啊,这是斋藤的声音,他总是沉默地坐在一边。土方想到,竟突然想起了他的声音。

        “副长……”微微颤抖的声音再次传来。

        土方忽然震惊,难道这会是真的。缓缓转过身,看到前方一个挺拔的身影。

        瞳孔微缩,土方惊讶道:“斋藤……”

        蓝色的眼眸中弥漫着薄薄的水雾,斋藤忽的跪倒在地:“副长,能见到您真的是太好了。可是我,却在容保公的规劝下,投了降。我……”

        “嘛,斋藤,”土方微微摆了摆手,像是想通了很多,“你活了下来。这就够了。”

        斋藤略有惊愕地望着面前的男子。

        “这个时代已经不需要我们。我同样,不甘心失败。然而,我们终究会湮灭于历史。死了,是必然的;活着,却是一种恩赐。至今,我都没有明白我活着,是不是这种恩赐。但是,既然没有死亡,那么,就好好活着吧。”

        春风拂起男子墨色的发丝,间着樱花,在浅葱色的天空下飘扬。

        男子淡淡的语气,就这样随着微风,飘去了远方。

 

        就这样笑着。

        活下去吧。

 

        END.

评论
热度(3)

© 乔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