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棘

⭐️小七⭐️土方岁三//胡歌//小栗旬//手帐爱好者//手写爱好者//不是迷妹是墙头//圈地自萌不亦乐乎

【薄樱/土斋】今夏延续

○ 土斋 其实是否爱情还未确定
○ 一年半前写的 准备补完
○ 拆了两对官配我自觉抽脸
○ 也许ooc


[背景]

明治二年6月20日。(1869年6月20日)

新政府军箱馆战争总攻击开始,新选组队士岛田魁守备的弁天台场被新政府军包围,陷入孤立。

土方岁三率领少数士兵突围相救。

土方岁三一夫当关,力阻自七重滨大举进犯的新政府军于一本木关口,却不幸在乱战之中腹部中弹,落马而亡。

不久榎本武扬开城投降,虾夷共和国灭亡,土方岁三的遗体下落不明,和其他战死者则被埋葬在五棱郭内。



[序]

三弦琴的声音不知从何处飘来,哀婉动听。

樱花簌簌飘落,美得仿佛时间静止。

也许这个世上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物了。

他微微笑。

惊心动魄的美,许是燃烧了生命来绽放七日。

如若延续到夏日,又会怎样呢。



[一]

[斋藤,土方先生死了.]有人这样对他说。

但是斋藤却难得笑了,近乎偏执地摇了摇头。

[这不可能,副长是不会死的,他还会带领新选组走向辉煌,所以,他不可能死.]

听到的队士们哀叹,斋藤对土方的崇拜近乎癫狂了。

他怎么可能会相信,他所绝对拥护的那个人已经中弹身亡了呢。

即使只是自欺欺人。




[二]

其实有的时候,斋藤也会想,那个人是不是真的死了。

可是一想起他偶尔舒展开紧锁的眉头时流露出的淡淡笑意,便觉得他还活着。

这样一个人,被称为鬼之副长的铁血之人,他是坚强的又充满智慧。

那个人,他怎么会死呢?

他说过的,不会让诚字旗倒下,他会一直守护新选组。




[三]

夏天的风,微微吹动着坐在廊边男子的发丝。

头顶的风铃一直响个不停,清脆的声音不止。

[内藤先生,您大病初愈,还是去房里歇歇吧.]发髻一丝不苟的中年妇女踩着碎步走了过来。

男子一动不动,过了好久,偏了偏头,微微笑起:

[夫人,您不必担心.我想出去走走.]

[诶,既然这样,我也不拦你了,自己的身子要好心看着啊.]

内藤隼人只是淡淡地微笑,像是无欲无求。

战后,人世间又重新焕发出了生机,只是可怜了那些战死的英雄。

走在街上,四周都是热闹的叫卖声。

仰起头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内藤隼人眼底的忧伤涌了出来。

[曾经的那些人都去哪里了,而今我侥幸活了下来,又该如何?]嘴里喃喃。

[叔叔叔叔!您的东西掉了!!]孩童清脆的嗓音在不远处出现。

听到这声音,内藤隼人不禁想起了那个喜爱着孩子的纯洁的少年。

总司现在还好吗?这一世你去了哪里?

还有局长,永远的阿胜,真的很抱歉没能救下您。

眼底的哀伤始终没有离去,转头看向了那孩子所在的地方。

忽然,内藤隼人瞳孔一缩,[斋...斋藤?!!]

对面的年轻男子闻声抬起了头,惊愕的表情不比内藤少。

男子快步走了过来,走近时却似乎胆怯了,

[副...长?真的是您吗?!]他的声音在颤抖,似乎惊喜。

[嗯,是我.]



TBC

评论
热度(5)

© 乔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