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棘

⭐️小七⭐️土方岁三//胡歌//小栗旬//手帐爱好者//手写爱好者//不是迷妹是墙头//圈地自萌不亦乐乎

【段龙/武士/架空】清平乐(二)

○ 段野龙哉×龙崎郁夫 有失忆梗
○ 武士paro 时代背景也许有架空- -
○ ooc 也许私设毁形象


-2-


        意识到自己不同寻常的模样,深町轻咳一声,又恢复到毕恭毕敬的样子:“段野先生,您刚醒来,请先歇息会,我去为您煎药。”说完,见段野点头,深町便站起身,走出房间,轻轻地关上了移门。


       段野透过门的缝隙,只看到了木色的长廊和青绿的植物,然后便是深町黑色和服的衣角扬起。


       “啊,真想出去啊。”段野忽然轻声说道。


       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却觉得腹部有些撕裂般的疼痛。低头扯开白色的中衣一看,腹部左侧上方有一个伤口,刚结了痂,却还未好透。


       自己什么时候受了伤都不知道,真是糟糕啊。段野嘲讽地一笑,果然是忘了什么吧。


       目光微转,段野看到枕头旁边的檀木架子上搁着一把武士刀,便伸出手将它拿起。刀鞘的颜色是暗沉的百草霜,勾勒有雪紫的暗纹,简单低调,奢而不华——素来是武士世家段野氏的风格。段野将手缓缓抚上刀柄。那儿似乎雕刻着两条衔着自己尾巴的龙,却不硌手,反而很舒适。


       “衔尾。”段野说出这把刀的名字,低沉的声音中似乎夹杂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眷恋。也不知为何,看着这刀柄的模样,段野就不禁想起了沉睡时时常想起的那个熟悉的声音。


       深町倒是很快地端着一碗药走进房间,也许是一直煎着吧。他看到段野目光凝滞在衔尾的刀柄上,不由流露些许担忧的神色,见段野将头转向他,便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又恢复了平常的神色。


       放下衔尾刀,接过深町手中的瓷碗,段野望着那乌黑的药汁,不禁眉头微皱,随即便舒展开,将这一碗汤药一饮而尽,面色如常。然而那苦涩的味道却绵绵不绝,一直蔓延到心底深处。


       段野拿起素白的帕巾,擦了擦嘴角的药渍,施施然放下。然后,他便注视着深町的双眼,开口道:“深町,你瞒了我什么吧?”虽说是问句,语气却很是肯定。


       闻言,深町微微颤抖了身子,连忙俯下身,用手撑着地说道:“不。段野先生,请相信我。属下绝无期满您的意思,只是……”顿了顿,深町继续说道,“只是属下并不想肆意臆想您的事情。”


       段野未说话,目光如剑,忽然又笑了:“我并没有怀疑你。”段野清楚,深町虽然了解自己,但绝非全部。然后他握起衔尾,转过身子将它搁在刀架上,淡淡开口:“明日我要出门。”


       “是。”深町沉着嗓子回道。

 


       第二日清晨,段野拒绝了深町说要马车的意见,徒步走在街上。而深町则是紧紧地跟着。


       忽然,段野看到前方有一个穿着藏青色和服的身影,只觉得甚是眼熟。



PS:啊本来以为郁夫可以出现了结果...._(:з」∠)_


评论
热度(16)

© 乔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