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棘

⭐️小七⭐️土方岁三//胡歌//小栗旬//手帐爱好者//手写爱好者//不是迷妹是墙头//圈地自萌不亦乐乎

【段龙/武士/架空】清平乐(四)

○ 段野龙哉×龙崎郁夫 有失忆梗
○ 武士paro 时代背景也许有架空- -
○ ooc 也许私设毁形象


-4-


        等三人都走回段野家,郁夫连忙趁段野不注意将深町拉到一旁。


        “深町先生,阿龙他……怎么会突然不记得我了?”郁夫一脸焦急地问道。


        “我想段野先生是失忆了吧,龙崎先生。”深町给出的回答果然是在郁夫的意料之中。


        “那么,您知道我们……这里地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郁夫最后这样说道。


        深町沉吟片刻,面无表情地回答道:“龙崎先生,也许您不相信,但是有些事情真的不能用科学来解释。如果非要我给个原因,恕我无能为力。对于这些事情,其实我也是一知半解。”


        “抱歉,问了这样的问题。”郁夫也明白,这是个难以解答的问题。然而有一点深町猜错了。哪怕科学的观念根深蒂固,郁夫对于现在的事情也不得不相信了,他可能,真的遇到了类似穿越的事情。


        ——「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现在反而能和阿龙在一起了呢」


        郁夫乐观地想到。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陌生的时代,周遭的一切都是陌生的。甚至有时觉得自己在这儿就像一个冷眼旁观的过客,与喧嚷的人群格格不入。在这种时候,能找到阿龙,真的是太好了。冰冷的世界似乎都温暖起来,连心都重新活了过来,开始会难过会高兴,会哭会笑。也许这是上天的恩赐,他和阿龙都死了,却在另一个时空重新相遇,还能继续生活在一起。


        郁夫不知道,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段野冷冷地看着他和深町。


        此时段野的内心很是复杂。面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名叫郁夫的男人,段野有一种特殊的情感——那似乎早已融于血肉中铭刻于骨髓中。可是无论怎么想,他都想不起与他的过往。


        ——「阿…阿龙」


        脑海里隐隐约约闪过一些片段。段野仿佛看到一个有着棕色卷发的男人抱着自己的肩,带着哭腔喊自己的名字,眉毛皱在一起,眼里的泪水止不住地滑落下来。那是谁……是你吗,龙崎郁夫?


        段野不停地妄图继续往下想,却觉得脑袋像是被撕扯一样的疼痛。


        “……郁夫。”难忍疼痛,段野闷哼出声,不自觉地低声喊出了一个名字,像是曾经说过无数次一样。


        郁夫恰好从廊前走过,听到段野压抑的呻吟声,转头便看到他隐藏在樟树后的身影,见到他痛苦的模样,冷不丁被吓了一跳,慌忙跑过去:“阿龙!怎么了?”


        “咳……没……我没事。”段野忍着头部的刺痛,断断续续地答道。


        见段野按着太阳穴的手,郁夫突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头痛吗?”见段野咬着牙点了点头,郁夫不禁心里发涩。他知道因为想不起事情而头痛是多么痛苦,他经历过这样的痛苦,所以他不想阿龙也感受这种钻心的痛,然而现在,他除了看着阿龙,又能做什么呢?


        “阿龙,我们不要想了好不好?”郁夫放低了声音,近乎祈求地说道。


        过了许久,段野才平静下来。他倚着树干,发鬓额头尽是一层薄薄的汗水。


        “我会想起来的。”段野慵懒地抬起眼睑,却很是认真地看向郁夫,似乎许诺般说道,“郁夫。”


        暖风拂过郁夫的脸庞,发丝软软地贴在耳际。他垂下眼,忍住想哭的冲动:


        “我知道你会的。”


        极轻的声音似乎只够郁夫自己一人听到,就这样飘散在柔风之中。



PS:我在想会不会把郁夫写得太会哭了点?...其实都忍住了辣!嘛...因为觉得失去后能够重新得到 死亡后能够再次遇到真的是一种恩赐 又碰到这种情况 真的是既高兴又难过 喜极而泣 与酸涩的情感


评论
热度(17)

© 乔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