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棘

⭐️小七⭐️土方岁三//胡歌//小栗旬//手帐爱好者//手写爱好者//不是迷妹是墙头//圈地自萌不亦乐乎

【段龙/武士/架空】清平乐(六)

○ 段野龙哉×龙崎郁夫 有失忆梗
○ 武士paro 时代背景也许有架空- -
○ ooc 也许私设毁形象


-6-


        夜晚,篝火在接近竹林的草地上生着,在寂静的环境中发出噼里啪啦的爆鸣声。


        郁夫坐在火堆边上,将脑袋搭在膝盖上,伸出手取着暖,眼睛时不时看看站在不远处的段野。


        虽然说是护送那个森川大人到京都,但是那人却一直坐在轿子里,郁夫也未看见他长什么样。而傍晚的时候,却与他们分开了。


        “有人跟了我们好久了。”郁夫记得下午时段野忽然开口。


        “哼,意料之中。”轿子里的人冷哼一声,哑着嗓子说道,“这群人总是想把国家闹得不安宁。”沉默了片刻,轿子里又传出森川的声音:“你知道大概有多少人吗?”


        段野不动声色地偏过头向后看看,回答道:“不多,三五人而已。不过看样子他们的剑术倒是不低。”


        “你对付得了吗?”森川继续开口。


        “可以。”段野嘲讽地笑了笑,语气里带着高傲,“今夜我们只能露宿在外,想必是他们最佳的动手机会。只是不知您是否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到时候我们可没时间保护您?”


        顿时轿子里没了声音。


        “段野先生,属下有个想法。”一直不说话的深町忽然开口,“前面不远有个茶舍,就让森川大人在那边和一个与他身材相差无几的人换个衣服从小路先走,而我们则继续抬着轿子按原路行进。”


        段野思考了一下,说道:“这也不失一个办法。森川大人,您觉得呢?”


        许久,轿子里才传出声音:“也好,便是如此吧。”


        “郁夫,等会你和森川大人换衣服。”段野冷静地说道,“深町,你护送森川大人从小路走。”


        深町怔了一下:“可是段野先生……”想了想他又闭上了嘴,只说了一句“是”。


        于是在郁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所有事情都已经决定完了,又在莫名其妙之中到了夜晚。


        “果然不论在哪儿,政治问题都是最烦的吧。”郁夫拿了根木棍,戳了戳火堆,嘟囔道。


        “郁夫,他们来了。”不知何时,段野走到了郁夫身边严肃地说,然后又转头让几个抬轿子的人先躲到竹林里去。


        闻言,郁夫一把握起了放在地上的刀,警惕地看着四周。而段野则悄无声息地扑灭了火堆,将身形隐藏在黑暗中。


        没多久,几个男人就走到了这里,看着还冒着白烟的火堆,暗骂一声可恶,瞬间抽出了腰间的刀,缓慢地走动,眼神紧紧地盯着四周。


        忽然,段野的身影闪现出来,飞快得抽出刀,劈向其中一个男人。


        似乎是听到破空的声音,那个男人慌忙转身,举起刀迎向段野。只听两刀相碰的清脆的一声,那个男人忍不住往后退了两部,只觉得虎口被震得麻麻的。


        其他几个男人见他受困,都紧握手中的刀,冲向了段野。而段野则丝毫不惧,冷静地迎面与他们打斗。


        郁夫紧张地盯着段野,只听见叮叮咚咚的刀剑声,不禁喃喃:“阿龙的剑术好快。”忽然,他眼尖地看到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走向这里,手中的刀在月光下越发显得冰凉,然后猛地冲向了段野就要刺去。


        “阿龙!”郁夫惊呼,迅速地抽出刀,劈向了那人。


        “叮!”只听清脆的一声,郁夫便和那人打斗起来,然而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从未学过剑术的自己会如此熟悉地展露出各种招式。


        “郁夫!”段野见郁夫也加入了战斗,不禁心中一急,手中的刀愈发快速缭乱。


        而这边,郁夫与那人缠斗着也越来越接近段野的位置,终于,那人防不胜防,被郁夫手中的刀刺中了心脏,鲜血便汩汩地留了出来。然而紧接着又是一声皮肤破开的声音,竟是一个男人见段野这边无法下手,转而趁郁夫不注意刺向了他。幸而郁夫反应快,只是在腹部划开了一道口子。


        段野见此,不禁眯了眯眼,眼底闪过一丝怒意,出手越加凛冽凶猛,直攻对方的破绽。终于,几个男人都在段野与郁夫的手下不敌,倒在了地上。


        “郁夫,你没事吧?”解决了这些人,段野立马向郁夫问道,语气中带着难以忽视的担心。



【啊感觉剧情可以开始突飞猛进了 要迅速完结的节奏了啊【你滚

评论
热度(22)

© 乔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