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棘

⭐️小七⭐️土方岁三//胡歌//小栗旬//手帐爱好者//手写爱好者//不是迷妹是墙头//圈地自萌不亦乐乎

【段龙/武士/架空】清平乐(七)

○ 段野龙哉×龙崎郁夫 有失忆梗
○ 武士paro 时代背景也许有架空- -
○ ooc 也许私设毁形象


-7-


        “郁夫,你没事吧?”


        “没……没事。”郁夫咳了一声,喘着粗气说道。


        段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重新点燃篝火,这才发现郁夫米白色的和服上已渗出了斑驳的血迹。不由分说,段野扯开了郁夫的衣服。伤口不深,但得包扎一下避免发炎。段野皱了皱眉。


        郁夫见段野这副表情,不禁好笑:“阿龙,我真的没事啊。那回快死了我都活下来了呢。”说及此处,郁夫垂下眼,轻声说道:“阿龙,这次,你别抛下我了。”


        闻言,段野身体一颤,抑制住内心杂乱的情绪倒是平静地说:“我不会的,以武士之名。”顿了顿,他又开口,“你等等。”


        说完段野便走向了一旁的轿子,拿了一个水壶过来。


        “你怕痛吗?”


        “嗯?不怕。”郁夫摇摇头。


        于是,段野便拔出了水壶的塞子,靠近郁夫的腹部,毫不留情地倾倒,将里面的水倒至他的伤口上。


        “嘶——”郁夫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然而段野则不为所动,虽说这样似乎对郁夫来说太痛苦了点,但却是此时最好的做法。他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条布,轻轻地擦了擦那伤口,随后便小心地在他腰间缠了几圈,为他包扎上。


        “好了。”


        包扎完后,段野就看着郁夫把衣服重新穿上。忽然瞥见郁夫脖子上闪烁过一抹银色的亮光,随意问道:“你脖子上挂着什么?”


        “嗯?”郁夫怔了怔,将脖子里的东西摘下来递给段野,然后便温柔地笑了笑,好似陷入了回忆:“这是结子老师留下的项链啊。”


        “这是……衔尾龙。”段野仔细看了看项链,轻轻地用手摩擦了一下项链上的纹路,然后问道。


        “啊对的,阿龙你还记得?”郁夫似乎很是惊喜,睁大了双眼看向段野。


        然而段野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把手中的刀递给了郁夫。


        郁夫接过,便看到刀柄上雕刻着的衔尾龙,栩栩如生,虽然简单却又十分精致。原来阿龙不是想起来了啊。郁夫有些失望,但还是有些雀跃。


        “阿龙,我们,是两条龙。”郁夫很郑重地说道。


        段野怔了一下,只觉得这句话好熟悉,似乎在哪儿听过一般。


        ——「这叫,噬尾蛇」


        ——「噬尾蛇?两条蛇?」


        ——「这俩是龙。互相咬着对方的尾巴,呈环状的吧。这形状意味着永恒啊、无限,还有,死亡和复生,这些意思来着」


        ——「阿龙,你知道的真多」


        ——「是结子老师教给我的」


        模糊地想起了两个男孩的声音,段野便再想不起来。


        段野抬起头,望着墨色发蓝的夜空,喉咙微微动了动,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


        “郁夫?结子老师?”


        “……乐园……吗?”


        ……


        明月夜,青光满。一夜无言。


评论
热度(11)

© 乔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