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棘

⭐️小七⭐️土方岁三//胡歌//小栗旬//手帐爱好者//手写爱好者//不是迷妹是墙头//圈地自萌不亦乐乎

【段龙/武士/架空】清平乐(八)

○ 段野龙哉×龙崎郁夫 有失忆梗
○ 武士paro 时代背景也许有架空- -
○ ooc 也许私设毁形象


-8-


        清早的微风总是舒适的。熹微的晨光温温和和地洒在京都的道路上,如同裹了金色薄蜜的素纱。


        深町静静地独立在宿屋的门口,青花的门帘在他身后微微晃着。他凝神望着通向野外的道路,终于望见两个人影逐渐走近。


        “段野先生!”心里长出一口气,深町迎向段野,看到郁夫腰间的衣服上有凝结的血迹,不由问道,“龙崎先生怎么了?”


        郁夫摇了摇头,笑道:“没事,只是小伤口罢了。”


        段野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对深町说道:“给我们准备下洗澡水。”


        “是。”深町回。


        不过多时,段野就已躺在了澡盆中。


        他掬起一手水泼在脸上,双手盖住眼睛,半晌不动。


        “郁夫啊……”


        许久,段野才幽幽地张开了嘴巴,喉咙微动,除了一声郁夫,剩下的声音全被淹没在空气中。


        到了下午,段野和郁夫决定到京都的街上去转一圈。


        “阿龙,这是哪?”郁夫指着一条显得格外精致的小路问道。


        段野顺着郁夫手指的方向看去,随即挑了挑眉,露出玩味的笑容:“走吧,去了你就知道。”


        于是在郁夫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段野便领着他走进了其中的一间屋子。一路上郁夫一直迷迷糊糊的,直到他们在一间精致的房间里坐下,他才明白了自己在岛原,无奈地笑了笑,软着嗓音抱怨道:“阿龙真是的,本想好好逛圈京都的呢。”


        “不喜欢吗?”段野忽然觉得郁夫这样的表情有点可爱,勾起唇角微微笑。


        “不,也不是啦……”郁夫连忙摇了摇头。


        “那就好好放松一下吧。”说着,段野斟了杯酒递给郁夫。


        三弦琴的声音低回婉转,萦绕在空气中愈发哀婉。艺妓穿着长长的和服,踩着节拍舞动起手中的扇子。衣袂飘扬间,隐约露出一截玉白的手腕,还有抹着白粉胭脂的精致面孔。


        郁夫看着这歌舞,心情不禁平静下来。低头抿了一口清酒,平滑醇厚的感觉在味蕾中弥漫开来。


        阿龙,我从没有想过会和你一同来到岛原。


        我们还未死时,在新宿,从来不敢和你一同出现在光明里。


        我是新宿第二警察署刑事科龙崎郁夫,你是黑道我孙子会松江组头目段野龙哉。


        我们从来,只能在夜晚的酒吧里相会。


        哪怕看不到你的脸,我也知道你就在我身后,这样我便觉得安心。


        阿龙,感谢上天,我们如今能够这样一同出现。


        殊不知,当郁夫满腹心事时,段野也是满脑子混乱。段野只觉得脑海里仿佛有许多事情宛如烟火一般就要迸发出来,可似乎总是缺了点燃火线的星火。一个个模糊的影子在他的眼前摇晃闪过,却怎么也看不清。


        昏暗的灯光,闪烁着橙黄光晕的烟头,捧着牛奶的手……


        碧蓝的海水,封闭的屋子,满是灰尘的滑梯单杠……


        垂下眼睑,段野又为自己斟满一杯清酒,很不雅致地一饮而尽。


        也许,


        春天快到了。


评论
热度(18)

© 乔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