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棘

⭐️小七⭐️土方岁三//胡歌//小栗旬//手帐爱好者//手写爱好者//不是迷妹是墙头//圈地自萌不亦乐乎

【无间双龙/段龙】折梅(2)

>>中国古风江湖paro ooc
(我不会说我刚刚打成武将双龙了→_→


02

回到房间里,郁夫便开始收拾衣服,其实也不过是随意拣了些元青色的袍子。至于为什么偏爱这个颜色,不过是因为曾经有一个人说他穿这个颜色很是好看。

 

倏尔,风吹开了窗子,迎面而来。郁夫便搁下包袱,朝窗边走去。

 

木制雕花的窗子简单而精致,边上的桌子上放着个青釉白瓷花插,其间插着一枝梅花。许是过了开放的日子,亦或是折下的时日太久,梅花略有些干枯,绯色的花瓣微微卷曲。然而便是如此,也能看出主人极其爱护它——花瓣上还残留几滴晶莹的水珠,想来是换水的缘故。

 

郁夫目光触及梅花,关窗的手不由一顿,眼神倏忽变得温柔,嘴唇嗫嚅了几下,发出几不可闻的声音。他站定身子似是沉吟,然后走向花插,抽出那枝梅花,轻轻地用帕子擦拭干净上面的水珠,随后便郑重地放入怀中。

 

——因为这是极其重要的东西啊。

 

03

长安城内,可谓是安定而又繁华。

 

城中最大的酒楼便是秋水楼。此时楼中的靠窗的位子坐着二男一女,最大的男子已然上了年纪,下巴上留着一绺胡子,却仍是精神矍铄。另外的一男一女皆是青年,长着一副好模样。

 

“客官,您的菜来咯!”小二扬着嗓子将一盘盘菜放在桌上。他瞅了瞅几人放在桌上的刀剑,笑说道,“几位客官是江湖人士?”

 

却也不见人回答,小二只好陪着笑欲走,便听闻那位年轻男子轻声嗯了一下。这小二顿时来了劲:“这位公子真俊,所谓面冠如玉便是如此吧。小子心痒,问一下公子,这几日来了这么多江湖人,可为何事呐?”

 

这年轻男子自然是郁夫,他笑了笑,方欲回答,便听到美月开口:“江湖之事,不可多言。”

 

小二只是耐住心中的好奇,随口答道:“还只希望不要波及到我们老百姓的生活啊。”

 

郁夫微笑,回答道:“那是自然。”

 

忽然,楼下的街上传来嚷嚷声,郁夫几人向外望去,便看到一队人走了过去。为首的那个年轻男子穿着乌色锦袍,身姿颀长,面容冷峻,端的一副清冷的样貌。他身边还立着一个稍矮些的人,腰杆挺直,面无表情。

 

小二咋舌:“那公子长得真是俊俏。”

 

而郁夫三人看到则是表情变得严肃,尤其是他师傅,整张脸都沉了下来,喃喃道:“他如此嚣张究竟为了何事……”

 

殊不知,郁夫远比师傅更加心境不平,藏在袖中的手早已攥紧。


评论
热度(5)

© 乔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