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棘

⭐️小七⭐️土方岁三//胡歌//小栗旬//手帐爱好者//手写爱好者//不是迷妹是墙头//圈地自萌不亦乐乎

【无间双龙/段龙】Delusion

*寒假的时候开的坑...拖延症真的是

*人设似乎有些崩(?)啊关于幻想症以及治疗都是乱写的感觉毫无逻辑


00.

    是幻想还是现实。

    藏匿于梦境中的那个人,

    到底是真实的,

    还是虚妄。

 

01.

    “郁夫啊,今天晚上我们科一起去喝酒吧。”三岛科长拍了拍龙崎郁夫的肩膀。

    “诶,抱歉啊科长,我恐怕不能去。”郁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道。

    恰好日比野美月走过,插了一句:“怎么了郁夫,你最近好像一直很着急回家?”

    “嗯……”郁夫微微一笑,“因为要回家照顾病人。”

    “啧啧啧啧啧,”三岛科长摸了摸下巴上的胡渣,忽然凑近郁夫的脸,眯起眼睛,“你和别人同居了?”

     郁夫见三岛凑近吓了一跳,然后局促地点了点头。

    ……同居?

    应该算是吧……

    然后郁夫就看到三岛科长笑得一脸高深莫测地离开了,嘴里还念叨着:“啊,年轻就是好啊!”

 

02.

    “阿龙,我回来了。”郁夫在玄关处换了拖鞋,把手中提着的菜放进厨房,然后走进了卧室。

    段野龙哉正在给自己换药。腹部的枪伤虽然看着狰狞,却已经好转,结了带着淡淡猩红的痂。段野将绷带缠在腰上,许是太过用力,他轻声吸了口气。

    见此,郁夫有些无奈地说:“怎么不等我回来让我来帮你呢?你伤才刚好,还是多躺躺吧。”

    段野却是弯起唇角:“郁夫,怎么现在你反而担心得更多了呢,小心变成结子一样的烦女人。”

    郁夫想到结子老师,不由长舒一口气,道:“嘛,一切都结束了,结子老师在那边也一定会安心的。阿龙,一切都结束了,真好。”说着,郁夫不由弯起眼睛笑起来。

    “啊,是啊。”段野忽然觉得这样平静的生活恍若隔世,“真的很好啊郁夫。我还活着。郁夫,我们都还活着。” 

    郁夫顿时难以压抑内心的情感,走上前抱住了段野,低声喃喃:“阿龙,我多怕自己失去你。” 

    抬起手摸了摸郁夫柔软的卷发,段野弱不可闻地说道:“我不会再丢下你了。” 

    结子让自己明白了感情,郁夫让自己想与他一起活下去。 

    段野想。 

    只有在生死之间,才能明白什么是最重要的。 

 

03.

 

    警视厅的人觉得龙崎警官最近很高兴。 

    他每天都洋溢着笑容,虽然从前也是,但却不如现在这般真实亲切。 

    并且,一直以来特别热衷于工作的龙崎警官近来一下班就回家。 

    听说是谈恋爱了,而且还同居了。 

    这样想来,警视厅的人也就多了几分理解。 

    但是美月却觉得有些奇怪,郁夫怎么一声不吭就找了个女朋友,也不曾介绍给大家认识。 

    况且郁夫也不像是未婚前便会与女性同居的人。 

    有些好奇,美月决定去郁夫家看看他的女朋友。

 

04.

 

    “叮咚叮咚——” 

    郁夫正在做蛋包饭,忽然听到门铃响了起来,于是喊道:“阿龙!你去开一下门。” 

    然而却不见段野出声,郁夫只好自己去开门,一边走一边嘟囔着:“难道阿龙的伤还未好,又睡着了?” 

    打开门,却见是美月。 

    “抱歉郁夫,没事先打招呼便来拜访了。”美月笑着说道。 

    “啊没事,你先进来吧。” 

    “那打扰了。” 

    “郁夫在做蛋包饭吗?”美月看到厨房里的平底锅,问道。 

    “啊糟糕!”郁夫急忙走入厨房,将锅中的蛋包饭乘出装盘,“抱歉啊美月,不知道你吃过饭没?” 

    “不介意的话,请也给我做一份吧。”美月微笑。 

        ……

    “那个,只做了两份吗,郁夫?不是说你和人同居了吗?”美月疑惑地问道。 

    郁夫将蛋包饭放在餐桌上,随意地应道:“啊习惯了,我们从小就吃一盘蛋包饭。啊……那个,美月啊,能去帮我敲一下房门吗?”

    “啊好。”美月心想,还是青梅竹马啊。 

    “咚咚咚。” 

    “不好意思,吃饭啦。”美月好奇地等着房门打开,但许久都没听到里面的动静。 

    正巧郁夫走过来,他便抱歉地朝美月笑了笑,然后转开了门把手,喊道:“阿龙,吃饭了。” 

    男人低低地应了一声,这才从房间了走了出来。 

    然而这只是郁夫所看见。 

    此时的日比野美月只觉得背上一阵冷汗:房间里……根本没有人!郁夫,是在和谁讲话…… 

    直到吃完饭,美月仍然不知道是她病了,还是郁夫病了。

 

05. 

    隔了几天,三岛科长忽然叫住了郁夫,说道:“抱歉啊郁夫,听美月说你做的蛋包饭很好吃,不介意今天我们两个上门蹭顿饭吧。” 

    “啊当然没关系。”郁夫笑。 

    …… 

    “打扰了。”三岛、美月跟着郁夫走进了他家。 

    很快,郁夫就做好了晚餐。这次,郁夫是自己去叫段野出来的,而美月和三岛则坐在餐桌旁等待。 

    然而,在他们的眼里,郁夫是独自回来的。 

    三岛和美月对视一眼,眼里都有些震惊与恐慌。 

    “郁夫啊,”三岛清了清嗓子,试探地问道,“呃……这个阿龙是……不介绍一下吗?” 

    “诶科长忘了吗?”郁夫却是出人意料地惊讶,“段野龙哉,曾经是松江组头目。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了,还请科长和美月为他保密啊。” 

    三岛压抑住内心的不安,随口应下。松江组他知道,可是,他从来不知道松江组曾经有个叫做段野龙哉的人,更何况还是个头目。

 

06.

 

    Delusion,幻想症。 

    这是一种关于潜意识和自我暗示的一种表现形式。 

    也就是说,你对一件事情有强烈的欲望,但是又不能马上或不能在现实中实现和发生。 

    那么在右半脑就会产生一种脱离现实的幻觉。对,就是幻觉,只有你自己能看到和听到。 

    这是良性的,对压力有一定的缓解作用。 

    至于恶性的,就会脱离现实。比如精神病患者,大部分都是存在于幻想之中,没有现实。

 

07.

 

    “这么说,郁夫是得了幻想症吗?”美月沉重地说道。 

    “根据你们所给的病人的症状,我可以肯定,就是这样。”医生极其确定地说道。 

    三岛始终没有说话,忽然开口:“那您可以治吗?” 

    “我不敢保证,不过我想先见一下病人。”

 

08.

 

    “郁夫……”美月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有个人,我们想带你去见一下。” 

    郁夫疑惑地抬头,应道:“诶?好的。” 

    会客室里,医生穿着便装,随和地朝郁夫笑了笑。 

    “郁夫,是吗?听说你认识一个叫段野龙哉的人?”医生试探地开口。 

    郁夫忽然爆发出强烈的敌意:“你是谁?” 

    “是这样的。我是他父母拜托来寻找他的……” 

    “什么父母,阿龙没有父母!”郁夫忽然打断了医生的话,“你到底是谁!” 

    医生心里咯噔一下,但话既然已经说出,便无法收回:“即使你不相信,但我真的是他父母找来的。” 

    郁夫警惕地看了看医生,说道:“真的是他的父母吗?如果是这样,也请你转告他们,请不要来打扰他。既然他们当初选择抛弃他,现在又何必再来寻找。阿龙不需要。” 

    医生捏了捏眉心,感觉这次的病人有些难办。 

    “直接说会不会好一点?”美月忽然走进医生,轻声说道。 

    医生摇了摇头,压低声音悄悄地说道:“直接说往往只能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大多病人会因此受到刺激,甚至采取极端措施来保护自己。” 

    他们的对话极为轻微,甚至连坐在一旁的三岛科长都没听清。谁知郁夫却耳尖地听到几个字。

    “你们说什么,病人?”郁夫忽然很冷静地开口。

    美月不由一颤:“什么病人,郁夫你听错了吧?”

    “说真话!”郁夫死死盯着医生的眼睛,“你们是在说我有病吗?”

    医生感觉郁夫的眼神特别冰冷,只好安抚道:“镇定,郁夫。你怎么会这样觉得呢?”

    郁夫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两只手撑着桌面,说道:“告诉我。”

    三岛科长忽然轻声叹了口气,说道:“不告诉他的话他绝对不会罢休的。医生,怕是得采取第二个措施了。”

    医生沉重地点了点头,悄悄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个什么。

    三岛看着郁夫,说道:“幻想症。你听过吗郁夫?”

    郁夫没有说话,却是看向三岛。

    “那天,我和美月去你家,根本没有看到除我们以外的第三个人。我查过人口信息库,也不存在一个叫做段野龙哉的人,更别说松江组头目。”

    “你胡说。”郁夫却是出人意料地冷静。

    “郁夫。”美月忽然上前,抓住郁夫的两只手,说道,“郁夫你醒醒,从你的幻想世界中醒来好不好?”

    倏尔郁夫疯了般地想将手从美月手中挣脱,大喊道:“你们都走,我不想看到你们!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想把阿龙从我身边带走!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绝对不会,让你们将阿龙带离我的身边!”

    美月吃痛,但仍然紧紧抓住郁夫的手,喊道:“医生!”

    医生急忙走进郁夫,露出手中的针筒,将一管镇静剂注入郁夫的体内。

 

09.

    郁夫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不认识的房间里。

    他想打开门出去,却怎么都做不到。

    美月和三岛科长进来的时候,他正垂着头坐在床沿。

    “让我离开。”他抬起头,死死地盯着他们看。

    “郁夫……”美月走上前,似乎想要说什么。

    “不要和我说其他的。”郁夫冷冷地开口,“我只要你让我走。至于阿龙,你们永远无法带走他。”

    沉默很久,美月抬头看了看三岛:“科长……”

    “让他走吧。”三岛摇了摇头,走出了房间。

 

10.

    雨淅淅沥沥的,连成一片。 

    三岛和美月穿着黑色的西装,站在一块新立的坟墓前。

    郁夫死了。

    就在离开后的第二天。 

    鉴定的原因是吞食安眠药自杀。 

    在他的身边,美月发现了一张纸条。

    ——阿龙,我们永远不分开。

 

    几天后,在整理郁夫的遗物时,美月发现了两张照片。

    第一张照片已然泛黄,上面是一个女人和两个孩子。女人笑得很温暖,而那两个孩子在吃蛋包饭,一个头发卷卷的笑得特别灿烂,而另一个却是有些别扭地转过头。照片的背面写着:结子老师和阿龙和我:) 

    第二张照片还有些新,是郁夫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男人穿着黑色的大衣,一只手搭在郁夫的肩上,微微弯起唇角。照片的背面仍然是郁夫的一行字:希望永远和阿龙在一起。

    看到照片的瞬间,美月忽然压抑不住内心的悲伤,伏在桌上大声痛哭。 

    ——是不是段野龙哉真的存在?

    ——是不是都是我的错?

 

11.

    是幻想还是现实?

    没有人知道。


评论(2)
热度(25)

© 乔棘 | Powered by LOFTER